流氓醫生:香港有個燈籠街----都市文化角度


論文成績出來了,終於能貼出來存檔而避免網上抄襲的嫌疑了。

很難相信,流氓醫生是一部改編自日本漫畫的電影。看上去這個故事本來就該恰如其分自然而然地發生在香港某條凌亂擁擠的街道上,是屬於香港的草根階層對“善有善報”或者隱藏在貧民區中不修邊幅的“平民英雄”的唯美構想。這種錯覺大概要歸功於導演李志毅,他運用了各種隸屬於香港的都市符號,把《流氓俠醫》本土化的很成功。

對燈籠街的幾點猜想
街道是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香港的街道有一種社群的意味在裡面。地理上的毗鄰將城市中的人群以街道為單位劃分成不同的生活圈。同一個生活圈中的人們更加頻繁地進行著商品,宗教及價值觀的互通有無。《流氓醫生》中呈現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生活圈:貧民區燈籠街中的妓女,醫生,警察,神父等處在社會底層的草根階級及以左自傑為代表的有權有勢的上層社會。
片頭一小段看似與劇情無關,其實是對燈籠街背景的一個基本交代。妓女的叫床聲和教堂中的聖歌(是這麼叫麼?)相互呼應,暗示了燈籠街中比較有特色的兩類人:妓女和神父。接下來又出現了偷看妓女的少年,吵架的男女,女學生墮胎會去的隱蔽的非法診所,爭搶地盤的混混驅逐發傳單的神父以及燈籠街有名的大排檔,直到劉青雲皇家香港片兒警追趕劫匪,梁朝偉手拿一串魚蛋(香港最有代表性的街頭熟食,據說香港人可以每月吃掉375萬粒魚蛋)邋遢出場,觀眾已經可以在假象中的魚蛋香氣裡深信不疑這是一個發生在香港貧民區的故事。而電影中頻繁出現的貼滿小廣告的電線杆,排滿衣服的晾衣繩,和骯髒的下水道,加上一些貌似無意安排的細節-----梁朝偉賭馬,房東太太女兒參選香港小姐,妓女排隊拿花柳病試紙,教堂舉辦的社群性活動,既展現了香港底層人民的生活百態,又讓觀眾可以明顯感受到燈籠街是一個魚龍混雜,治安差,人們生活相對困窘的地方。
不過像燈籠街這樣的貧民區香港有很多,導演為何偏偏把《流氓醫生》的發生地點選在燈籠街呢?大概有這樣幾個可能性。(1)燈籠街位於銅鑼灣,銅鑼灣被稱作香港的日本新宿,可以與故事的原形有一種呼應。(2)燈籠街保留了一些香港有特色的本土文化和風俗,比如大排檔。燈籠街大排檔是旅行社安排香港遊路線時常安排的一個點。(3)燈籠街的名字取自燈籠洲,這本是銅鑼灣對開一處的小島,1950年後,灣仔銅鑼灣一帶開始填海,燈籠洲於是消失。《流氓醫生》拍攝於1995年,導演大概有意用這個已不存在的島嶼名字隱喻對即將到來的1997的一種不確定性和複雜的感情。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導演的隨意選擇,並無深意,是我多慮了。


身份與價值的悖謬
《流氓醫生》與其他展現草根階級的香港電影一樣,體現出一種人物的社會地位與價值截然相反的悖謬。導演顯然對燈籠街表達了他的認同:虔誠的神父,妓女身份卻有想法有深度的阿媚,醫術高超且有原則的劉文,善良又率真的皇家片兒警。燈籠街的人們是和睦又快樂的。而那個所謂的上層社會卻不同------爾虞我詐,性變態,道貌岸然,無論是行醫還是做人都拘泥於條條框框或者規章制度。就算是本性善良的左自傑的女朋友,在未脫離上層社會時,也是不快樂,壓抑而疲憊的。與她相對的是梁詠琪扮演的富家小姐,拋卻香車寶馬整日混跡在燈籠街後,顯然已成為那個生活圈的一份子。還有放棄正牌醫生工作的許志安,如果不是投靠劉文的非法診所,實習醫生的果敢和靈性最終會被那個世俗又口口聲聲“原則”的醫療界消磨殆盡。這也就是這個社會的荒誕之處,你永遠不可能在社會地位和人性良心上達到相同的高度。只有拋卻“守則”的人才能活得光鮮。
悖謬具體分析之妓女
燈籠街中的妓女是十分有香港本土特色的“一屋一鳳”。與其他電影不同,導演對妓女的態度並不是通過對妓院或妓女華麗一面的生活表達(如《胭脂扣》)來體現一種懷舊,抑或是對妓女身份的邊緣性進行呈現(如《榴蓮飄飄》)來從道德層面進行批判或表達同情。燈籠街中的妓女居所是擁擠而破舊的,而她們的精神面貌是快樂和有活力的(那個強有力的“感謝主!”)。導演把妓女的身份給普通化了,她們只是燈籠街各色人群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與神父,警察,醫生一樣,而她們從事的職業也與神父,警察,醫生沒什麼不同,並不是下賤,不堪或痛苦的。
悖謬具體分析之流氓
《流氓醫生》是取自粵語中劉文這個名字的諧音。當然也是意指他與妓女比肩而居,治的是花柳病,說話沒正形等等一系列的流氓特徵。“流氓守則第一條”應該是赤子之心,率真而為吧。只有不在心中給自己留任何齷齪的角落,才能抵達行醫不計較病人身份,行善不知何為善事的最高境界,才能把醫學和哲學結合起來,做手術也能那麼有想象力。這個世界因為有流氓的存在才美好,進步,值得活下去的,那些衛道士只是竊取了流氓的成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在乎和不在乎,只是物件不同。當這種偏差體現在劉文在聽證會上答辯那場戲時,就產生了一種很奇異的喜感。正經危坐的“醫學界泰斗們”所糾結和計較的,恰是劉文滿不在乎的。他們在對話,實際上,他們卻是不能溝通的。兩個不同生活圈的人是不可能相容的。
這個社會有這樣的流氓很好,身邊有這樣的流氓也會很開心。只是作為流氓本身,卻很辛苦。他們不僅嚴苛地遵守著自制的“守則”,還需要承受一種難言的寂寞,於是他們只能站在天台上用迴音騙騙自己,或者在切藥的某個瞬間一個人神傷一會。最殘忍的是,清醒的流氓在別人喜迎新年的時候也只能伸個懶腰嘆一句“又唔系捱世界!”,哪有個完啊。
順便說一句,鮑教授應該是老流氓的代表吧。

補丁之男權主義,結局,青春及其他
要說《流氓醫生》有不足之處,就是對女性的表現有些單一了。三個重要的女性角色鍾麗緹,徐濠縈和童愛玲十分相似(梁詠琪還算個女孩,暫時忽略),甚至鍾麗緹和童愛玲出場時的背景音樂都一脈相承。這是香港電影中比較慣有的男權主義的體現。女人經常呈現出一種淡淡的,看不透的憂傷的性感,被用於觀看或者想象,而女主角最終的選擇和歸宿實際上也是電影中男人勝利或者失敗的標誌之一。
電影中所有人的結局可以形容成“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有死亡,離開,轉機和成長。一切都很水到渠成。這是童話,但是並沒有理想化到骨癌也有奇蹟發生,挽留的結果就是留下。這種有節制的happy ending 讓人更容易相信流氓醫生海報上的宣傳語“今年UFO讓世界更加甜蜜溫暖”。
喜歡梁朝偉的人把這部電影看成他的最佳狀態,角色或者演技都可人的不行。信手拈來的對演員特點的戲謔(劉青雲的眉毛和梁朝偉的個子)也十分好笑。現在反過去看這十幾年前的片子,最大的感觸是,梁朝偉劉青雲梁詠琪杜德偉陳小春鍾麗緹都這麼年輕呢。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流氓醫生》的相關文章

流氓醫生